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校长干鲜花老师
校长干鲜花老师

校长干鲜花老师

李政是这所学校的校长,不用代课,只负责管理,所以平时在学校里悠闲的很,也没人敢提意见找麻烦。
  早上草草洗漱过后,李政径直便朝学校小卖铺走去,倒不是大早上旧情复发,又想找牛鲜花的乐子,只是因为腹中饥饿,想去小卖铺寻点东西吃。
  此时各个班级教室里正在上课,校园里空荡荡的一个人没有,只有朗朗的读书声在空旷的校园里回荡。嗅闻着清晨的空气,听着朗朗的读书声,看着乡村校园自己这一片小天地,李政不由心情舒畅,真是世外桃源啊。
  还没进小卖铺,远远的李政便瞅见了柜台后面的牛鲜花,呵呵,这老娘们,人家别的老师没课时都在办公室里备课批改教案,她倒好,没事就在自己家小卖铺忙活,教课倒成副业了,难怪别人都对她有意见了,背地里议论她是混进教师队伍里的,简直就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,不,连农村妇女的素质都不如。
  牛鲜花这时也注意到了向这边走来的李政,四目相对,平日一贯泼辣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泼妇,此时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羞怯。牛鲜花自然以为校长是奔自己来的,一瞬间昨晚的画面不由又浮现在眼前。昨晚就在校长办公室里,老公和孩子就在窗外,自己和年轻校长在办公桌前疯狂的尻逼,对,就是尻逼,对于那事,牛鲜花也想不出更文雅的叫法了。
  自己撅着大屁股被校长从后面狠尻,又被抱在空中猛尻,躺在窗前的办公桌上被架着双腿尻,一边尻校长还舔自己的丝袜臭脚,呀,想想都脸红,竟然还让自己用脚夹着他大鸡巴揉搓,真是太羞耻了,自己活了这么大了,孩子都两了,咋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花样呢。
  到最后自己竟然跟年轻校长滚到了地上,抱着屁股互舔,校长舔自己的逼,自己也是第一次给男人舔鸡巴,呀,想想都丢人,真是太羞耻了。看着对面笑眯眯走来的年轻校长,想起昨晚的艳情,牛鲜花脑袋晕乎乎的,直到此时仿佛还在梦中。真是从天而降的事啊,牛鲜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遇上。以前只听村里人嚼舌头谁谁搞破鞋,自己只是当热闹听,当闲话传,也会装作义愤填膺的跟着村里人一起咒骂、谴责,不过说实在的,这种事谁不好奇,恨不得一探细节,心底里谁不羡慕呢。
  不过这种事也得有资本有人主动勾引才行呢。没见村里人都怎么骂的,「看那娘们的骚样,男的一个个见了走不动道……」。
  要说勾引,让自己骂个街,跟村里人撕吧,揪着头发打个架还行,勾引男人,牛鲜花还真不会。别人勾引自己?长这么大好像从来还没有过,结婚都是父母安排的,也没跟人主动谈过恋爱。男人别说勾引自己,一个个见了自己都害怕呢。
  天可怜见,这个新来的年轻校长,竟然不但不怕自己,还主动勾引上了自己,呀,想到这,牛鲜花就不觉得脸红心跳。看着对面迎面走近的李政,更是不知怎么面对了。
  「没课呀牛老师?」
  「啊,是啊」
  看着眼前笑眯眯的校长,牛鲜花羞红着脸怯怯的答道,以前的泼辣不知丢到哪里去了,仿佛换了个人。
  呵呵,看着眼前娇羞的老娘们,李政不由起了捉弄的意思。
  「大哥呢,没在?」
李政一边问,一边四处张望了下。
  「他去城里进货了,我没课在这看会儿店」
  嘿嘿,这话说完,两人忽然都有种偷情的味道。
  抬头注视着眼前面带娇羞的老娘们,李政的大鸡巴不自觉的一阵勃起。
  自己本来只想来买点吃的,真没啥歪心思,莫名被这老娘们勾引的,大鸡巴蠢蠢欲动,反倒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。
  「有啥吃的没,刚起来还没吃饭呢」
  收回了落在牛鲜花脸上目光,李政一边扫视着货架上的商品,一边绕过柜台往里走。不时还回头张望向校园里。
  「唉呀,您还没吃饭啊校长,咱这小卖铺也没啥好东西,都是小孩子的零食,有方便面、饼干、香肠啥的,不行我给您煮碗面吧」听到校长还没吃饭,牛鲜花赶紧讨好道。话还没说完,校长已经绕过柜台走到了跟前,牛鲜花不由得又是紧张又是莫名期待,面带娇羞呆立着,手也不知道放哪里。
  看着眼前紧张局促的老女人,李政不由得欲火更盛。
  「不用煮面,我就吃你,嘿嘿……」
  「啊」
  听得校长的调情,牛鲜花更是羞窘。
  啪,「骚货」,「啊」,牛鲜花惊叫一声,却是校长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肥臀上。
  紧接着自己便被一把搂在了怀中。
  「啊,校长」
  期待终于变成现实,自己被年轻校长搂在怀中,一双大手在后面使劲的揉搓自己的大屁股,牛鲜花只觉此刻心跳加剧,40多年的人生从未体验过的偷情感觉,刺激的两腿间的骚穴阵阵颤栗,不禁流出一股骚水。
  「啊,别在这,小心有人啊校长」
  牛鲜花一边享受着校长的揉捏,一边紧张的张望着外面。
  「放心了,上课呢正在,没人」
  「本来就想来吃点东西,谁知道被宝贝你勾引的,现在你的负责给我消消火哦」
  「啊。」
  被校长这么一说,牛鲜花也是春心荡漾,骚穴止不住又抽了抽,恨不得下一刻就被校长剥光了衣服按在这狠尻一顿。可是,「别,这不行啊校长,一会儿就下课了,有人来了万一……」
   没事,下课还有一段时间呢,不用脱衣服,今天先放过你的骚逼,你用嘴给我舔舔泄火」
  「啊?」
  听到校长说不尻逼,只用嘴,牛鲜花又是失望又是兴奋。除了昨晚,自己还从来没舔过男人鸡巴了,这校长咋这么多花样呢。
  「别啊校长……」毕竟没怎么做过,牛鲜花不由得一阵娇羞。
  「快,宝贝。憋的不行了都,用嘴给我好好舔舔」李政一边说着,一边把牛鲜花往胯下按去。
  「呀,咋弄啊?」
  蹲在下面,牛鲜花面带娇羞的仰头看着李政,手足无措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。
  虽然性格泼辣,但牛鲜花终究是个没见过啥世面的农村妇女,性事上更是简单的可怜,哪懂那么多花样。主动给校长宽衣解带一时也是不敢。要是校长主动脱自己衣服,牛鲜花倒是能欣然接受。
  「简单,就像吃冰棒似的。对了,你去冰箱里拿跟冰棍来,我现场教你,嘿嘿」
  对于眼前纯洁如白纸的老娘们,李政倒是好为人师,不吝赐教的。
  这边牛鲜花面带娇羞的取来冰棍,就见年轻校长已经从裤裆拉链里掏出了鸡巴,勃起的大鸡巴硬挺挺的向上翘立着,兀自在那上下微微颤抖。牛鲜花瞅见不由得口干舌燥,双腿发软,骚穴里淫水直流。
  「来,宝贝。就像这样吃冰棍似的,嗯,对,来试试舔舔鸡巴,哦,爽,真她妈的冰爽……」
  牛鲜花嘴里刚吐出冰棍,就被年轻校长火热的大鸡巴捅了进去。充血发烫的大鸡巴一进入冰凉的口腔,直爽的李政不住的吃呀咧嘴。如此这般几个来回,牛鲜花对舔鸡巴便渐渐熟练了起来,动作不觉得愈发快速。
  李政此时却是有苦有乐,火热的鸡巴在冰冷的口腔里进进出出,虽有说不出的刺激,但也说不清完全是享受。只能等得鸡巴在口腔里抽插的久些,回复些许温度,再让老娘们换回冰棍。
  于是几个来回后,李政就有点受不住了。
  「噢,等下宝贝。我忽然想到个妙招,你去倒杯热水来,快去」「啊?」
  牛鲜花不明所以,以为校长要喝水,只得恋恋不舍的吐出鸡巴,起身找杯子倒水去。好在家里水壶里有昨晚做的热水,过了一夜虽然不是太烫了,不过温度正好能喝。
  李政试了下水温,半温半凉稍有些烫,正好,嘿嘿。想到自己的奇思妙想,李政不由得暗暗得意。
  「来宝贝,教你个新招儿。一口冰棒一口热水,轮换着舔鸡巴」「啊?这是干啥啊」,听到校长这么说,牛鲜花不由羞红了脸,还以为校长要喝水呢,没想到是舔鸡巴用的。这又是啥花样啊,牛鲜花抬眼巴巴的望着年轻校长。
  「嘿嘿,这叫冰火两重天宝贝,快来,爽的很」一边说着,李政一边把牛鲜花的头按向自己胯部。
  牛鲜花无奈,只得乖乖的按着校长的吩咐一口热水,一口冰棍的舔起了鸡巴。
  「哦,爽,宝贝。好一张骚嘴,果然天生吃鸡巴的料,我操……」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  李政今天终于发现牛鲜花这张泼辣的破嘴的真正价值了,靠,果然是天生其材必有用。这臭娘们一张破嘴骂过多少人,得罪过多少人,多少人恨不得撕吧了这张臭嘴,今天才发现原来它的真正价值在这里。
  「哦,快点宝贝,含深点,哦,对,就这样,操……」「呜……呜……」
  对于这老娘们,李政可不会怜香惜玉。加上时间有限,李政一边不断加快动作,一边使劲把大鸡巴往牛鲜花喉咙眼儿处捅。直捅的牛鲜花白眼连连,干呕不已。
  「啊,太深了校长,轻点……呜……」
  牛鲜花一口棒冰,一口热水的舔着年轻校长的大鸡巴,慢慢觉得自己嘴唇越来越麻木了。校长的鸡巴又粗又长,捅的自己嗓子眼疼,又不敢违背校长的话。
  另一方面,对于这种新鲜的玩法牛鲜花又觉得很兴奋,只恨不得这硬挺的大鸡巴此时插的不是自己的嘴,而是下面的骚穴。
  「哦,爽……快点宝贝」
  李政估摸着快下课了,一边使劲催促着牛鲜花加快速度,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。同时频频回首张望着观察者校园里。
  牛鲜花也明白时间紧急,下课铃随时可能响起,丈夫也可能随时会回来,于是按着校长教会的方法,舔的越大卖力。
  于是狭小的小卖铺里,顿时回想起连绵不绝的「哦……哦…………呜……呜」声。
  终于,两人没有等到牛鲜花的丈夫提前回来,而是熟悉的下课铃声响起。
  随着「叮铃铃……」的清脆铃声,李政也终于及时到达了高峰,憋了一早上的浓浆喷涌而出,射进了牛鲜花的臭嘴里。
  「哦,操,射给你,射你骚嘴里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呜……呜」
  感觉到校长的搏动,牛鲜花也赶忙嘟紧了嘴巴,停下了动作。想要吐出鸡巴,奈何头被校长紧压着,丝毫不能动弹。只得焦急的巴巴望着校长。
  「吞下去骚货……快……」
  没办法,牛鲜花只得咕嘟……咕嘟…的大口吞咽了下去,然后才感觉被紧压的脑袋松了开来。
……」
  随着校园里的喧闹声传来,小卖铺果然成了孩子们首当其冲的目标所在。
  「老师,我要这个……」
  「老师老师,我要买那个……」
  小卖铺里一时间叽叽喳喳涌满了买零食的孩子,而这时李政和牛鲜花早已及时的整理好了衣服。
  「慢点来,一个个说,都要买什么……」
  李政也帮着维持起了秩序。
  「校长好,我要买冰棍,就牛老师吃的这种」
  听到孩子指着要买牛鲜花手里的半截冰棍,李政冲着牛鲜花不禁嘿嘿坏笑。
  看着校长暧昧的眼神和眼前天真的孩子,牛鲜花不禁羞红了脸,天哪,原来冰棍是这么吃滴!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