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越共故事
越共故事

越共故事

一双赤脚在艰难的挪动着,脚面和脚踝上血迹斑斑,十个脚趾上的指甲已经被拔光,还在向外渗着鲜血。一副粗大的脚镣挂在这双赤脚的脚踝上。铁链与地面碰创着,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。当我们顺着赤脚逐渐向上看去,布满鞭痕的,曲线优美的双腿在艰难的扭动着,带动着丰满的臀部。这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臀部曲线优美,腹部异常的扁平,而且腹肌明显,肚脐诱人,一对坚挺的乳房不满网状的鞭痕,向外渗透出的血迹已经结了疤,肌肉线条明显的双臂,被麻绳反绑着,在瀑布一样的黑发间一张秀丽的面孔出现了。柳叶一样的眉毛下闪烁着一双单凤眼,目光里透着对刽子手的蔑视,突起而笔直的鼻梁,轮廓分明的双唇紧闭着,嘴角向外流着鲜血。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看到了一个体形优美,步履为艰的女人,在灯光的映衬下优美的臂膀、丰满而坚挺的乳房,肌肉线条明显的腹部,臀部和双腿,浑身上下布满了鞭痕和烙痕。铁镣撞击的声音在昏暗的走廊里回荡着。

  刽子手用皮鞭驱赶着女囚,发出啪啪的声音。女囚每挨一鞭,身体就抽搐一下,然后停下脚步,回头用仇恨的目光看一下身后的刽子手。这时,刽子手用手中的皮鞭再猛抽两下,用手推搡着女囚,嘴里喊着“妈的!臭婊子!快走!”女囚突然一个趔趄,在脚镣的驭拌下,摔倒在地。两个刽子手急忙上来搀扶,女囚正色的说道:“滚开,我自己能起来”声音微弱,但坚定有力。只看女囚慢慢的将戴着镣铐的双脚收缩到眼前,然后将身子挪到墙边,用背部靠着墙,双脚使劲的登着,一点一点的站了起来。然后又步履艰难的拖着重镣朝走廊的尽头走去。

  在走廊的地面上留下了血迹形成的脚印,美丽而鲜红的脚印。

  一会儿,铁链声停止了女囚用左肩靠在牢房的门框上,抬起头看到门上的号码是41. 只见她双眼一闭昏倒在牢房的门口,两个肌肉突出,满脸横肉和落鳃胡须的刽子手上前架起女囚进了牢房。这是一间拘禁重要犯人的牢房,有内外间。

  内间是犯人休息的地方,外间是一个小型的刑讯室,折磨人的刑具一应俱全。在外间的里有一根吊人的柱子,上面有铁链和镣铐。

  两个刽子手将女囚拖进牢房的外间,解去女囚手臂上的麻绳,用柱子上的铁镣从背后靠住女囚的双腕,然后将铁链收起,女囚慢慢的被刽子手吊起。只见女囚的双腕被铁铐勒出了血痕,弓着上身,双腿和戴着铁镣的双脚蹦着,只能用十个鲜红的脚趾着地。手腕的疼痛,惊醒了女囚,为了减轻铁铐对手腕的拉力产生的剧痛,她使劲的掂着脚尖。把双脚蹦的犹如芭蕾舞演员的脚尖一样。瀑布似的头发垂在双腿前,透过发间的缝隙,可以看到她的双乳垂在胸前,两个乳头坚挺着。两个刽子手完成了任务,锁上牢门,哼着小曲扬长而去。

  女囚慢慢的努力的抬起头,用她美丽的单凤眼,环顾着牢房。被捕时和进这个牢房以前的情景浮现在她的眼前。

  战火纷飞,硝烟弥漫的战场,日本讨伐队正在缩小包围圈,向越共的阵地发起最后的攻击。坚守阵地的越共战士在一位身穿红袄,脚登战靴,手持双驳壳枪的女英雄的指挥下,打的异常的顽强。阵地前日军的尸体堆积如山,越共战士伤亡惨重。敌我双方处在一个僵持的状态下。这时日军动用了装甲部队,敌我力量一下形成了巨大的悬殊。41号向她的战士们高喊着:“兄弟们!我们决不能落在敌人的手里,我们要留下最后一颗子弹,来结束我们的生命!会有人给我们报仇的!”“轰!”“轰!”……。十数枚炮弹落在了越共战士的周围。女越共连同她的战友都倒在了阵地上。尘土和积雪落在了他们的身上。战士的身体上流着鲜血,残破的肢体到处都是。日本的军队开始打扫战场,越共战士好象没有活的了,突然一个日本兵大喊到,“报告太君!这里有一个女越共,她还活活着!”只见两个日本兵拖着一个身穿红袄的女人,朝着指挥官吉田大佐走来。女越共昏厥着,身上的衣服被震得露出了棉絮,赤裸着双脚。嘴里低声说着什么。吉田大佐看了以后,说道:“带回去,审问!一定要她说出越共司令部的地址!集合!开路!”

  鬼子把女越共用麻绳捆了个结实,压上装甲车,朝大本营所在地通辽县城进发。

  一路上女越共慢慢的苏醒了,她发现自己被鬼子活捉了以后,拼命的用头撞击车的钢板,但是被几个鬼子给制止住了。路途颠簸,一路无语,十几个小时后鬼子一行终于来到了大本营所在地,通辽县城。吉田大佐不顾鞍马劳顿,连夜突审女越共。

  昏暗的煤油灯下,坐着吉田大佐和藤野少佐。火红的碳火炉子旁边站着两个赤裸上身的行刑手。

  吉田大佐:“带女越共!”

  哗啦……哗啦……哗啦……随着铁链撞击声音的逐渐临近,一双戴着铁镣艰难的挪动着的双脚映入了人们的眼帘。铁链锈迹斑斑,被镣铐磨蹭的脚踝向外渗着鲜血,血迹顺着脚弓流向十个脚趾,进而流在了地板上,地板上留下了一串鲜红的脚印。

  不一会儿,女越共站到了灯下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一张秀美的脸上闪烁着象清澈见底的一双秀眸,里面好象有很多美丽的传说,眉宇间偏左有一颗黄豆般大的紫红色胝,笔直的鼻梁下一双轮廓分明的红唇微微张开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洁白如玉的牙齿,一头瀑布似的黑发,遮住了半张脸夹,棉袄的领口敞开着,露出了修长而有力的白皙的颈部,突起的酥胸随着呼吸起浮着,双手被麻绳反绑着,更衬托出胸部的挺拔,黄色的马裤的裤脚敞开着楼出了线条匀称犹如纺锤般的小腿,一双戴着铁镣血迹斑斑的双脚略微分开……。。

  吉田大佐:“你的叫什么?”

  女越共:………用目光注视着吉田

  吉田:“你的说!你们的司令部在什么地方?”

  女越共:“……………”注视着吉田。

  吉田:“不说?死啦死啦的!”

  女越共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注视着吉田。

  吉田:“八格呀路!三宾的给!”

  刽子手甲:“嗨!”

  啪……。啪……啪………刽子手无情的魔掌打在女越共的脸夹上。她打了个趔趄。

  女越共蓬乱的头发,嘴角流出鲜血,滴在地下。她慢慢抬起头,怒视着吉田。

  “呸!”一口鲜红的血水吐在了吉田的脸上。这下激怒了吉田。

  “八嘎呀路!衣服统统的扒光,皮鞭的给!”

  两个刽子手揪住女越共的头发,把她按倒在地,一会把她的弄了个一丝不挂。

  女越共站在几个鬼子的中间,用双手护住自己的私处。怒视着刽子手们。

  刽子手们七手八脚把她吊在房梁上,只让她脚尖着地,开始了兽行。“啪…………………!!!!!”持续了十分钟的鞭打后,女越共始终没有叫喊,只有低沉的呻吟。雪白的酮体上部满了网状的鞭痕。两个刽子手累得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。

  吉田走到女越共的跟前,用左手托起女越共的下颚,看着这张既美丽动人又让他不解的脸。说道“你的还是说了吧,免得受苦”女越共使劲将自己的下巴从吉田的手中挣脱,瞧都不瞧吉田一眼。

  吉田疯狂了“说!你的叫什么名字!你的司令部在什么地方!!”然后抓起女越共的秀发使劲的来回拽着。赤裸的躯体在晃动着,但是没有话语。只有愤怒的沉默和怒视。“说!………”突然,吉田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狠狠的掐住女越共的乳头使劲的向上拽着。女越共圆睁凤目怒骂到“畜生!”这更让吉田的雄性荷尔蒙犹如泉涌。他松开双手,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,一边脱下己的衣裤,露出又长又粗的充满血液的阴茎,绕道女越共的背后将阳具插入女越共的阴道,疯狂的抽插着。吉田的淫荡的叫声,铁链的撞击声环绕在刑讯室内,女越共痛苦的表情,和吉田狰狞的面目交替出现着,一对布满鞭痕的乳房随着吉田的兽行晃动着,一双被铁镣磨蹭的血迹斑斑的抽搐和颤抖的脚蹦的笔直。

  这一幕使傍边的几个鬼子也惊呆了,他们瞪着他们的长官的丑行,不知干什么好。这时吉田说道:“你们的也享受享受,哈哈哈哈!”说完他抽出阴茎对着女越共的臀部射出了哝哝的精液,狂笑着坐到了办公桌后的太师椅上,将一根古巴雪茄叼在嘴里,点着了猛吸着。

  几个随从明白了长官的意图,面对着遍体鳞伤的女越共个个拖去了裤子,用手使自己的阴茎勃起……女越共双脚被迫蹦直,臀部被迫翘起,挺着满是鞭痕双乳,怒目圆睁,紧紧的闭着双唇,双手紧抓吊着自己的锁链,双臂的肌肉线条明显,掂着脚尖任尤鬼子们奸污着,每当鬼子剧烈抽插时,女越共浑身就剧烈的抽搐,并发出低沉而痛苦的呻吟。长达一个小时的奸污和蹂躏终于象噩梦一样的过去了,刽子手们将女越共从房梁上放下来,用麻绳将她的双臂反绑在身后,并同时用麻绳将她的双乳紧紧的束缚起来,让本来坚挺的双乳更加高耸,乳头更加突出,在她的脚踝上重新钉上了30斤的重镣,让她平躺在一张长条凳上。只见女越共头垂在长凳的一边,双眼看着天花板,长发从凳上垂在地上,由于双臂绑在后背不由得双乳挺拔而高耸,上面布满了鬼子们的牙印,有些牙痕还向外渗着鲜血。

  一条腿伸在长凳上,另一条腿自然拖在长凳下,一双健美的,被镣铐锁住的双脚自然的蹦直,从她的私处向外流淌着血液、精液、体液混合的浑浊的液体,在地上堆积了一片,散发着腥臭味。

  这时刑讯室里的气氛相对放松,吉田整好衣冠,走到女越共的身边说道:

  “你的说,你到底是谁?你们的司令部在什么地方?”女越共摇了摇头,把脸调了过去。“八嘎!”“烙铁的干活!”吉田怒道。

  一个刽子手用红彤彤的烙铁,在女越共的两肋烙着,剧痛让女越共浑身颤抖着,她紧咬牙关,全身蹦的象一张满弓,双脚蹦的笔直。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,黄豆大的汗珠布满全身,能看的出她始终不想让自己叫出声来。几分钟过后女越共终于忍不住了,只见她圆睁凤目,使劲的将头向后仰去,双腿和双脚用力的在空中乱登着,张开她轮廓分明的双唇“哦……。啊………哈……哎呀呀呀…………”伴着铁链撞击的声音,持续了十几秒,然后浑身瘫软昏厥过去。

  吉田看到这样的情形,不由得叹了口气“要嘻!大家休息的干活,明天的继续的审问。”刽子手们把女越共抬到一张铺板上,用几件军大衣给她盖上,然后都各自睡去了。

  【完】